<tr id="juwrw"></tr>
    <object id="juwrw"></object>
      <font id="juwrw"></font>

        <s id="juwrw"></s>

          <s id="juwrw"></s>
          1. <cite id="juwrw"></cite>
                  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 基層動態

                  孫晨華:在一項項“零突破”中感受祖國不斷強大 | 70周年·同心同行

                  來源:默認部門     作者:新聞中心     發布時間:2019年10月17日              

                    

                    在衛星通信系統領域,我是一個“后來者”。

                    美國和前蘇聯等發達國家,在我出生之前的20世紀50年代就開始進行這項技術研究了,中國在我參加工作之前的20世紀70年代開始研究,可以說,我是在前輩奠定的基礎上成長起來的。比較幸運的是,我恰好趕上了國家衛星通信飛速發展的最好時代。

                    提起我國衛星通信的發展,就不得不提起周恩來總理的“5.19”批示和331工程。331工程是我國衛星通信歷史上最具代表性的工程之一。54所(即如今的網絡通信子集團54所)是331工程的重要參與單位,研制了我國首個數字衛星通信地球站“331”站,這已經成為54所衛星通信專業的歷史名片,也自此確立了54所在衛星通信領域不可替代的地位。

                    40多年來,54所從最初對各種衛星通信技術體制基本原理和實現的摸索開始,到改革開放初期由于沒有足夠的自主研發能力,只能大量引進國外各種系統,以及20世紀80年代后期的國產化推進,再到20世紀90年代后期,全部獨立自主的設計研發,直到今天我們努力彎道超車,創新提出星間組網的骨干網和接入網方案,并大力推進實施。

                    可以說,40多年來,包括54所在內,一代代中國衛星通信人共同支撐了我國衛星通信系統實現從試驗摸索,到“跟跑”“并跑”,再到部分技術“領跑”的一步步轉變。很幸運,我參與了這個轉變的大部分工作,為這個專業的發展壯大做出了貢獻。

                    1986年,我從西安交大畢業,被分配到54所工作。當時54所就已經按照衛星通信不同體制,設置了不同研究室或者組,包括CDMA組、TDMA組、FDMA室、海事衛星室。作為其中的一份子,我親身感受著老一代衛通人的國家情懷,永不停息的奮斗腳步,孜孜以求的科學精神和幾十年如一日不知疲倦的科研作風。前輩們對我們知無不言,耐心指導,教授我們衛星通信的知識,使得我們快速成長。

                    1986年到1994年,我一直跟著姜康林和吳隆恕兩位老總開展我國第一個艦岸衛星通信系統研制,項目首次采用了計算機處理新技術。我從單板機做起,硬件軟件都自己設計調試,遇到調不出來的時候,就搭上周末、晚上,逐步養成了加班的習慣,也意識到科研工作不可能不加班,分機調試分頭加班,系統聯試一起加班,老總們是哪個地方有難題就在哪兒和大家一起加班一起解決。

                    這個項目的研制過程被大家戲稱為“8年抗戰”,雖然過程十分煎熬,但是由于項目成功得到應用,并解決了我們的軍艦出訪時遠距離通信自主保障問題,意義重大。大家備受鼓舞,自然也忘記了過程的痛苦。

                    正是這個項目,把我從學生培養成了工程師,又進一步成為了高級工程師。科研能力的提升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這期間潛移默化地學習了老同志的那種耐得住寂寞,沉得下心情,堅持得住的科研工作作風。

                    第一個項目雖然完成的很好,但是規模小;系統雖然自主可控,但是有些情況需要使用國外的衛星,存在一定風險。因此20世紀90年代末,李積福老總帶領幾個年輕人,論證我們國家第一代窄帶移動衛星通信系統,思路是基于自主衛星和自主系統,成體系開展衛星通信系統研制建設。1994年到2002年,我們承擔這個系統中的重要分系統研制。為了鍛煉我們年輕一代的能力,李積福老總又讓我們承擔分機具體的軟硬件研發任務,我一面擔任站型總師,一面兼任系統副總師。

                    記得那個時候,李積福老總每天都陪著我們加班,哪個分機有技術難題,他就跟著熬夜分析;哪個分機有技術突破,他便跟著激動不已。2000年1月,衛星發射成功,2001年-2002年,我們負責的地面分系統陸續開通應用,至此這個項目畫上了圓滿的句號。

                    前兩個項目取得了我國衛星通信系統的“零突破”,但均有一些局限性。面對這種情況,我們研究提出寬帶組網衛星通信系統發展建議。

                    這個系統跟以往項目相比,涉及知識結構更加復雜,系統難度更大,研制成功的風險非常大。2009年3月,在經過了專題研究、初樣正樣、各種試驗等階段后,系統通過設計定型審查,標志著我國第一代具有寬帶組網能力的衛星通信系統研制成功。這個項目填補國內空白,打破該類系統依賴引進的歷史,系統達到國際先進,多項技術達到國際領先水平,項目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

                    在開展第一代寬帶組網衛星通信系統過程中,我們也同期進行新的需求方向和新的提升點研究。2005年到2007年,我們開展了新一代寬帶組網系統必要性可行性論證,提出了總體技術方案、指標體系,解決第一代系統跨波束、更高速率以及大規模組網方面的不足。2007年至2012年完成了核心設備的研制和設計定型,開始批量裝備,2015年完成了整系統的定型。系統總體技術達到國際先進,多波束組網等技術達到國際領先水平。

                    這個項目的成功大幅提升了我國寬帶組網自主安全保障能力。同時,更是產生了中國五四青年獎章獲得者、全國優秀博士后、全國崗位能手、國家級重大項目副總師等國家級人才,為我國衛星通信事業培養了后備力量。

                    近年來,我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對信息通信網絡全球覆蓋需求更加急迫。針對這種情況,我們研究提出了星間星地組網的通信創新思路。為了實現這個目標,“十二五”以來,我們開展了關鍵技術攻關,取得了系列成果。未來,我們期盼可以作為核心建設者,可以更好支撐中國建成具有中國技術特點的、全球覆蓋天基網絡,更好服務于“一帶一路”發展。

                    回顧過往,我深刻感受到與國家同心、與時代同行的意義。

                    30多年來,我們承擔的項目幾乎全部是國家具有“零突破”或跨代標志的項目,每一個項目完成,每一個系統研制成功,都是為國防強大和科技進步增磚添瓦,在感受自我成功的同時,也似乎聽到了祖國強大起來的激動心聲。當然,我們也清醒認識到世界范圍內技術發展日新月異,發達國家在很多方面依然超前我們,但是我們有信心,在可以集中力量辦大事的社會主義制度保障下,在黨的領導和指引下,在一代代科技工作者的不懈努力下,在不遠的將來把我們的衛星通信事業做成世界一流,把我們的天基網絡建成世界一流,為中國和全世界提供全球通聯服務。

                  看黄色图片